唱出对音乐的热爱(创作者谈)

发布时间:2024-04-25 19:48:21 来源: sp20240425

  2023年11月,第五十四届托洛萨国际合唱比赛在西班牙巴斯克地区举行。在这一世界级合唱赛事中,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获得室内合唱复调组第二名、民歌组第三名的好成绩,在所有混声合唱团体中名列第一。比赛临近尾声时,我们向世界各地的团体发出合唱邀请,用歌声调动气氛,表达对音乐的热爱。

  这是彩虹室内合唱团建团10余年来首次出国参赛、表演。西班牙之旅期间,我们通过多场音乐会展现中文合唱的魅力、活力与创造力。身在异乡、用异国语言演唱,收获陌生人的喝彩和祝福,这样温暖的际遇让我们再度感到音乐能够超越语言和文化的隔阂,拥有直抵人心的力量。

  以歌会友,展现中国合唱魅力

  11月7日,连日阴雨的马德里迎来难得爽朗的秋夜。在拥有200多年历史的利里亚宫,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专场音乐会——“我歌唱的理由有很多”如期举行。

  利里亚宫是一座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,华丽的宫殿内,艺术家真迹熠熠生辉。在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和马德里中国文化中心的邀请下,合唱团一行30余人用歌声庆祝中国和西班牙建交50周年,表达对中西友谊的美好祝愿。

  作为以中国文化为特色的合唱团,如何让我们的音乐走进国外听众心里?为此,我们精心准备了十余首风格迥异的曲目:西方合唱曲目采用拉丁语和巴斯克语,空灵梦幻;原创作品有取材自中国古代文学经典《庄子·逍遥游》的《扶摇》,描绘大鹏鸟在风中扶摇直上的场景,再现庄子“无所待而游无穷”的哲学境界,气势恢弘;有用温州方言写就的《阿妹》,讲述一对青梅竹马恋人的成长故事,氤氲着淡淡乡愁,婉转忧郁……严肃深沉的曲目与诙谐欢快的歌曲穿插,如同牛排搭配甜点,令当地观众欣赏到一场色彩缤纷、风味饱满的合唱音乐会。

  音乐会的曲目安排得到现场观众的热烈回应,临近结束时,大家意犹未尽,纷纷起立鼓掌。当返场曲目《彩虹》奏响,中外观众不约而同地点亮手机电筒,伴随歌声打起节拍。站在指挥台上,我看到团员们眼泛泪光;转过身,看到观众席上繁星点点,动人的场景令我有些情难自抑,眼角不禁湿润。有位朋友告诉我,《阿妹》一曲终了,她身边不少男女观众都在抹泪,一位头发花白的西班牙老人对她说,自己并不懂中文,却能听出旋律里满满的遗憾,仿佛看到歌词里聚散离合的情景。

  彩虹室内合唱团在西班牙共演出7场,场场爆满。行前,我们曾担忧语言不通,曲目“水土不服”,但观众们的热情互动迅速打消了这些顾虑。在巴斯克参赛期间,曾在餐厅有过一面之缘的当地人邀请我们演唱一曲,拍了照片、录了视频,热情地发给亲朋好友:“这支来自远方的合唱团能用巴斯克语唱歌!”就这样一传十、十传百,我们竟成为本届比赛最受欢迎的外国合唱团!西班牙的自由奔放、热情浪漫深深感染着我们,在以歌会友、展现中国合唱团魅力的同时,我们也从与当地观众的交流互动中汲取营养,激发新的创作灵感。

  艺术创作,不被“舶来品”束缚

  在西方音乐史上,“合唱”这种艺术形式具有突出地位,西方合唱模式也是合唱艺术的重要参照。面对这样一种“舶来品”,彩虹室内合唱团并未束缚住创作和表演的手脚。正如油画、版画虽然都源自西方,但早已在中国落地生根,在与中国传统绘画的融合互动中不断发展,发扬光大,中国的悠久历史和绚烂文化足以支撑起广阔的创作空间,置身其中,我们能够看得更远,做得更多。

  作为彩虹室内合唱团的艺术总监,我承担了大多数原创曲目的词曲创作。从古典文学和民俗传统中汲取养分,再以贴近生活的视角写“小世界里的小人物故事”,这样的创作方式给我的职业生涯带来巨大改变,也塑造出合唱团“造化随顺,风雅之诚”的精神特质。

  在套曲《白马村游记》中,我虚构出一个拥有浙西风情的山中小村,这里有秀美的景色和自在的村民,民歌、童谣、戏曲、祭祀之声交织,风俗淳朴而热烈。一名失意的年轻人偶然造访,被村中的风土人情陶冶,寻回了生活的信念。白马村如同一个世外桃源,特别是《榕树》和《竹马》两首曲目建构出怡然自得的乡村环境,与陶渊明笔下“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”“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”的美好世界遥相呼应。

  曲目《玉门关》、套曲《稼轩长短句》与古典文学的关系更为紧密。《玉门关》以古代边塞生活为主题,将《诗经·采薇》《凉州词》化用进歌词,用混声无伴奏合唱的表演方式诠释狂风嘶鸣、大漠孤烟、戍边将士的征战和思归,既有“葫芦河畔扬尘,十万铁骑叩关”的波澜壮阔,也有“笛声悠悠伴我入梦,杨柳新枝带我回故乡”的苍凉乡愁。《稼轩长短句》则将辛弃疾的4首代表作以传统调式谱曲,用中古汉语演唱,“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”“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”“众里寻他千百度”“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”……这些脍炙人口的名句创作于辛弃疾的不同人生阶段,饱含不同的感情色彩,于抑扬顿挫之间,听众跨越千载与词人悲喜相通,体味中华诗词随时间流逝愈加醇厚悠远的魅力。

  在欧洲欣赏歌剧和古典音乐会时,我注意到观众常以年长者居多;合唱团在西班牙的几场演出,观众也以白发苍苍的老人为主。中国的音乐会演出情况则截然不同:合唱早已成为所有年龄段都能欣赏的艺术形式,大家“扶老携幼”地来听我们的音乐会。作为一支年轻合唱团,我们的音乐风格亦庄亦谐,同样吸引广大青年朋友走进音乐厅,与作品产生广泛共鸣。例如走红网络的《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》《春节自救指南》《想要的一定实现》等,写出都市青年的心声,词曲诙谐轻灵,闻者会心一笑。正如我们在《我歌唱的理由有很多》中唱到的:“我歌唱便是做梦,梦里有故事万种”,我们乐于从日常生活中提取对故土、城市、家庭和成长的感悟,用音乐加以表达,将跨越山海、因热爱放歌的心声传递给更多海内外听众。

  (作者为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艺术总监、指挥,本报记者颜欢采访整理)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4年02月06日 18 版)

(责编:杨光宇、胡永秋)